吐尔根的杏花开了

发表时间:2020-09-09 15:05

2012年靠前次去新疆时就得知了杏花沟的存在,如今四年过去了,终于如约奔赴吐尔根,圆了自己的又一个心愿。


而新疆之美,无论以何种方式呈现,都从未让我失望过。


杏树是一种古老且坚韧的植物,很久以前就已在西域大地展现出迷人的色彩了。


中国西北为杏的起源中心之一,地质年代留下的古老野生杏林遍布新疆,从伊犁河畔到焉耆盆地,从塔克拉玛干沙漠绿洲到帕米尔高原,从东天山北麓到吐鲁番盆地。近300万亩的杏树面积使新疆的杏产量居全国首位,而一到春天,杏花就会给广袤的新疆大地带来别样的自然景观。


在伊犁州,优先感知春天的是伊宁市的杏花。


买上一盒手工冰淇淋,在喀赞其维吾尔民居里散步,胭脂万点的杏花穿梭在粉刷着伊犁蓝的房屋之间,占尽了春风。


在新疆,几乎有维族人的地方就有杏树,而维族的杏树多在有人居住的地方——院子里,马路边,公园里随处可见。天气好的时候,他们喜欢全家一起在杏树下聚会,风吹过,杏花如雪般落下,过不了几分钟,就要用手掸开杏花才能继续。


当地人说:没有杏花的春天,就不是真正的春天。


有一种蓝,叫伊犁蓝


几天后,随着春风的蔓延,吐尔根的野生杏花紧跟其上,席卷过草原和山川,开得惊天动地。


有时候我不禁会想,是不是只有到了新疆,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天地有大而美不言”。


吐尔根杏花沟,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吐尔根乡,是新疆野杏林集中的地区之一。吐尔根是以哈萨克族为主要居民的乡,从伊宁市出发,驱车沿着218国道一路向东行驶,在白色雪山和绿色草地的映衬下,远处的哈萨克族牧民骑马而来,点缀在他们身后的,便是像云朵一样漂浮在山间的杏花。


杏花的花期很短,从开到落仅一周左右,新疆早迎来杏花的是吐鲁番和南疆的和田及莎车,然后是喀什至轮台及哈密等地,而拜城、焉耆和新源则要等到一个月后才能等到花期。杏花的开花时间跟气温密切相关,而新疆的杏花又是与风雪联系在一起的,于是能看一次杏花,成了一件莫名难得的事。


抵达沟口,几株淡粉色的杏树点缀在面前的山腰,今年伊犁的春天异常温暖,花期比往年提前了半月之久。山路好走,但坡度并不平缓,翻过一座山,又翻过一座山,带状分布的野生杏林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多个不同高程不同走向的山坡上,与间隔其中的像草原一样的绿地形成对比,同时构造出明显的垂直落差,几乎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过去,都有色彩斑驳,一览无余的视觉效果。


这是一片中世纪遗留的原始野杏林,连绵起伏的山脉间,生长着数以万计的古老杏树,它们的组合分布方式不尽相同,每一处都自成一副巨画,而放眼望去,除了杏树竟不见一棵其他树木。


天气不太好,拍出来有点灰蒙蒙的,不过眼睛看到的无比壮观


往年天气渐渐回暖,山间的杏花是次第开放的,杏花有变色的特点,含苞待放时,朵朵艳红,随着花瓣的伸展,色彩由浓渐渐转淡,到谢落时就成雪白一片。可今年的春天仿佛一夜之间就将临了,于是杏花们来势汹汹的爬上山坡,越过山顶,深入沟谷,开得气势磅礴。


我从不用壮观来形容花朵,可当我气喘吁吁的翻过某个山头,看见浩瀚无边的杏花如潮水般汹涌盛开的景象,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实在是太壮观了!而其实,所有人类的词汇在如此纯粹的美丽面前,全都毫无招架之力。


在新疆,这样夸张的风景到处都是,可你看见了,总觉得恰到好处。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